您现在的位置: 杂粕->周期报告->正文
新年度全球菜籽供应压力重重
2021-09-14 14:47:37  博易大师 

 加拿大产量预估持续下调

  9月14日消息;近日,多家官方机构相继下调2021/2022年度加拿大菜籽产量,加拿大菜籽减产基本已成定局,后期还存在下调可能,使得全球菜籽及菜油供应偏紧局面愈发紧张,菜油四季度有望成为强势品种。为给市场提供参考,本文对全球特别是加拿大的菜籽及菜油供需格局和贸易情况进行全面阐述,以便投资者更好地了解全球产业状况,提前布局。

  A主产区菜籽种植及影响因素

  产区分布

  全球菜籽前五大主产地区分别是加拿大、欧盟、中国、印度以及澳大利亚,近三年产量数据显示,上述主产地区产量占比全球总产量在85%。

  加拿大在全球菜籽市场中占据绝对主力,是全球最大的菜籽生产国和出口国。加拿大菜籽主要种植区位于中南部,其中,斯喀彻温省产量贡献度最大(53%),其次是阿尔伯塔省和马尼托巴省。USDA的8月预估数据显示,由于产区遭遇干旱等恶劣天气,新季(2021/2022年度)加拿大菜籽可能大幅减产至1600万吨,远低于近3年平均水平1978万吨。加拿大统计局于8月31日公布2021年各种作物的产量预估,认为2021年菜籽产量约为1475万吨,较上年度的1948.47万吨下滑24.3%,是近10年来次低水平,最低水平为2012年的1386.85万吨。

  欧盟菜籽产量仅次于加拿大,但2021/2022年度产量有望反超加拿大,增至1700万吨;最大产区是德国,产量占比近25%。中国是全球第三大菜籽生产国,产量水平较为稳定,2021/2022年度预计与上年度持平,为1400万吨;主要种植于四川省以及长江中下游地区。近年来,俄罗斯、乌克兰也开始显露增产潜力,天然的地理优势以及辽阔的待开发土地使得其市场关注度大幅提升。

  生长情况

  受气候差异影响,全球各地区的菜籽生长周期也呈现差异化,主要分为冬播菜籽和春播菜籽,春播菜籽即春夏季种植,秋冬季收获;冬播菜籽恰恰相反。具体来说,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在春季种植,欧盟和印度则生产冬菜籽,中国、俄罗斯、乌克兰两种菜籽均有分布,但以冬播为主。

  加拿大油菜籽通常5、6月播种,南部地区播种偏早,一般4月底就开始,8月中下旬至10月中旬为收获期。我国菜籽绝大部分是冬播菜籽(约占90%),种植期一般为10、11月,并于来年5、6月收获,集中分布在长江流域,少量春播菜籽产地位于以内蒙古为主的东北和西北地区。

  B全球菜籽产业格局及贸易现状

  菜籽产业链

  产区菜籽主要流入压榨行业,或在种植地区直接完成,或出口至需求国再进行压榨。压榨产物包括菜油和菜粕,菜油除了用作食用油外,还可用来满足生柴等工业需求,菜粕则主要作为水产养殖饲料的蛋白来源。

  菜籽压榨的主要驱动来自菜油,一方面,菜籽出油率相比大豆偏高,达到45%,对压榨产出贡献度较大;另一方面,菜粕对豆粕的替代性不强,仅水产养殖行业存在一定的刚性需求,靠菜粕主导压榨节奏一般仅可能在水产养殖旺季发生。

  菜籽贸易

  全球菜籽进口量整体上呈现上升态势。目前欧盟是最大的菜籽需求地区,2020/2021年度菜籽进口量最多,占全球总进口量的37%;与中国存在一定竞争关系,两者进口需求呈现此消彼长的趋势。受国际关系影响,自2018年起,中国进口菜籽量大幅缩减;欧盟则调整供应结构,通过降低种植面积减少产量,转而增加进口需求。

  出口方面,加拿大为主要出口国,近几年维持在1000万吨的水平,占据全球出口总量的60%,基本决定全球出口变化趋势。接下来是澳大利亚和乌克兰,两者共占据30%的市场份额。

  今年,加拿大菜籽产区干旱导致其产量骤减至1500万吨,在上年度结转库存本就拮据的情况下,只能通过压缩出口量和压榨量维持期末库存,预计2021/2022年度菜籽出口降至690万吨,全球出口减幅也超过300万吨。在整体供应收紧的大环境下,中国进口量也下调100万吨,减幅占据2020/2021年度进口总量的32%,对国内供应格局的影响不容小觑。

  菜油贸易

  中国和美国是菜油主要进口国,全球菜油进口量从2018年开始逐年增加,主要是因为中国菜油进口开始放量。一方面,中美贸易摩擦使得中国油脂油料进口结构发生变化,大豆进口受制,通过增加棕榈油、菜油进口量弥补供应缺口;另一方面,受中加关系影响,中国取消部分企业菜籽进口资质,为满足国内菜油刚需,转为直接进口菜油。出口方面,加拿大仍是主力,出口占比超过50%。近年来,俄罗斯在国际贸易市场也逐渐活跃,菜油出口量增长趋势明显,2020/2021年度出口占比超过了10%。

  今年加拿大菜油出口量减幅不大,且中国菜油进口受影响程度相对有限,据USDA预测,2021/2022年度国内菜油进口减量为35万吨,结合菜籽进口情况来看,中国菜油供应预计相较上年度减少75万吨。

  我国菜籽及菜油贸易

  对于菜籽进口,与进口大豆的点价及保证金购买方式不同,进口油菜籽是全款交易。具体来看,国际贸易方面,国际贸易商会给出每日的CNF报价,报价周期通常为未来的1—6个月,加拿大CNF报价范围更远,包括未来1—9个月。国内企业则根据内盘相应月份的菜油、菜粕期货合约计算压榨利润,再决定是否进口。

  菜籽压榨利润=菜油期货价格×出油率+菜粕期货价格×出粕率-进口成本,进口菜籽成本=加拿大CNF报价×汇率×(1+9%)×(1+9%)+港杂费。国内贸易方面,企业的实际利润还需考虑相应月份的国内菜油及菜粕的基差报价基差。

  菜油进口的贸易模式与菜籽类似,也是根据国际CNF报价和盘面计算进口利润,菜油进口利润=菜油期货价格-进口成本,进口菜油成本=加拿大CNF报价×汇率(1+9%)×(1+9%)+港杂费。不同到港月份的进口菜油也有对应的基差报价,会影响企业的实际利润及进口的积极性。

  C全球菜籽及菜油供应收紧

  产地方面,USDA、加拿大农业部以及加拿大统计局给出的加拿大新季菜籽产量预估分别为1600万、1500万以及1475万吨;此外,产区天气不佳,随收割工作启动,产量还存在下调的可能。据AAFC的8月报告,在上年度结转库存极低的背景下,出口量和压榨量面临缩减,全球菜籽及菜油供应收紧。

  国内方面,其他油脂供应四季度预计延续偏紧格局,对菜油替代性减弱。对于豆油,豆粕需求预期低迷、油厂压榨开机动力不足,将使得豆油供应不足,在库存本就处于低位以及需求季节性旺盛的背景下,现货紧张局面或加剧。对于棕榈油,受进口利润持续亏损影响,远期买船较少,预计后期累库幅度有限。上游供应上,7、8月菜油进口量回落,且进口成本持续倒挂,抑制远期买船,此外,菜籽到港情况也不佳,部分地区长期处于断籽情况;需求上,消费旺季将至,菜油日度成交量已有向好迹象,后期国内高库存压力大概率得到缓解。加之目前现货转为升水状态,华东地区基差将近100,说明四季度供应收紧预期增强。

  综上所述,加拿大是全球菜籽最大的生产国和出口国,不仅决定着全球菜籽和菜油的供应松紧程度,而且在国际贸易市场占据主要地位,一方面,其温尼伯商品交易所的菜籽期货价格对全球期货定价影响较大;另一方面,菜籽和菜油出口量均占据半壁江山,从成本端考虑也会牵动全球价格变化。

  对我国而言,加拿大是最主要的菜籽及菜油输入国,其供应有限的状况将反映在CNF报价上,直接影响我国进口成本,导致国内企业进口积极性受挫。基于加拿大菜籽减产以及国内高库存压力将得到缓解的预期,推荐菜油01合约作为油脂间套利的多头配置,但考虑到成本端传导以及国内高库存局面实质性扭转还需等待时间,建议前期轻仓试多,10月后逢低逐步建仓。

本网提供之信息,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未经中国饲料在线网站的明确书面认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仿造本网内容。对于任何侵权行为我们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